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代智明正当防卫冤案致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申请书
2019-05-20 09:26:39 来源:作者: 浏览:1661 评论:0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代智明,男,1967年6月生,汉族,河北省峰峰矿区北羊台村人,现住羊渠河矿, 电话13930034279
  申请人代智明对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6)邯峰(少)刑字第11号,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邯郸市刑终字第10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提出申诉。

  案发证据现场录音,百度搜索代智明正当防卫录音

  请求事项

  1.要求依法撤销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6)邯峰(少)刑字第11号,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1996) 邯郸市刑终字第103号终审判决、依法裁定,依法全面审理

  2.要求追究牛忠国、牛菊花、牛重祥、付东云、牛贵风 五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侵犯公民人身权罪,蔑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刑事责任和过错,并赔偿经济损失,赔偿工作。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我请他们离开我的住宅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力,这一情节法院不与认定是侵犯和剥夺了公民的人身权、住宅权,是纵容犯罪,危害社会治安,
  当晚我打电话、骑自行车到派出所报案,检察院认定投案自首是错误的,应当作为原告出庭,认定为被告使我极为被动,羁押长达七个月,失去了应有的法律保障。

  事实和理由

  首先伤害案件发生的起因,在于被害人牛菊花等人不遵守法律、蔑视法律所致,对这一重要事实,原判没有认定,只是说有一定过错,对他们的犯罪不了了之,不作任何处理,这是对违法犯罪的纵容,对社会造成危害,使守法公民心寒
  对这起正当防卫案件的起因牛菊花等人应当负主要责任,而原判对此却不分青红皂白,在量刑的时候,我请他们离开我家这一情节根本不加考虑,这显然是不公正的。是剥夺和侵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当事人的公民人身权和住宅权,是纵容违法犯罪,是危害社会主义法制社会,

  一:办案程序违法:根据《刑诉法(1979版)》第47条、第48条、第49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工作细则》,检察院没有签发批准逮捕决定书,已做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书,公安机关必须放人,检察院无权再对公民提起公诉.一审法院违法办案,二审法院对办案审查不严。
  从羁押到开庭的七个月过程中,提审从来没有问询过,公安、检察院赵玉平就是一味的照抄公安卷宗,连最基本的身份核实都没问过。一审审判长和二审审判长在提审过程中也是不闻不问,也是一味地照抄卷宗,所以办案过成就是违法的,当事人的权利完全被剥夺。
  根据《刑诉法(1979)》第184条规定,上诉状副本应送对方当事人。而我本人至今也没有见到上诉状副本,致使当事人在二审当中成为“聋子”、“瞎子”,剥夺了当事人唯一了解案情动态的知情权利。

  证据在法庭上没有经过质证,并且采用了伪证,证言所证明的事实与本案无直接因果关系,不能证明犯罪事实;
  对于供述,没有提供任何直接物证、物证司法鉴定、直接书证及直接的现场勘察笔录等相应证据予以印证,其供述不足采信。
  证人张香田不在现场,证词在法律上有意义吗?证明了什么?证明他们是守法公民吗?
  证人张新顺身为联防队员不在现场,为本案出具两份意义相反的证词,普通人都知道这是无效证词,法院依然采纳为什么呢?关键的证据、录音没有采纳为什么?
  二:故意隐瞒事实真相:
  根据《刑诉法(1979版)》第33条规定,在起诉书和判决书中有利于当事人的关键细节一字不写,事发前我对他们说:“我现在请你们出去,否则,我告你们非法侵入民宅”。这句话具有法律效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这一细节写在起诉书和判决书上,我相信任何一个司法机关都写不成这份起诉书和判决书的,这一细节在本案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关系到案件的公正性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尊严的维护。

  在开庭前,审判长霍巧亭在途中对我说,到法庭上不要胡搅蛮缠,意思是不允许我申辩。庭审中 审判长霍巧亭只因许我讲如何伤人的,不因许我讲为何伤人,只对案件的后半部进行审理,因此造成案件一边倒不公正的局面。

  我国《宪法》、《刑法》、《刑诉法》等都详细阐述了保护公民的住宅权和人身权,而在本案中均被忽视和剥夺。
  而在本案中,违法犯罪得到了保护,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安全确得到了不应有的法律制裁,经济损失重大。

  三:违法宣判:刑诉法第121条规定,“宣告判决,一律公开进行”,而本人是被押到看守所后宣判的,而不是在法庭和公开场所进行的,宣判本身就是违法的。

  四:有行贿现象:二审后,峰峰矿区法院审判长霍巧亭以吃饭(请中级法院)上诉出车费等为由,在没有给任何凭据情况下,扣取我们现金保证金1000元,据了解法院无此项收费。

  五:正当防卫没有超过必要限度:

  (1)法律武器不能阻止他们对我的伤害,

  我请他人离开我的住宅具有法律效力,他人必须离开,否则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后果应当自负。事发前我对他们说:“我现在请你们出去,否则,我告你们非法侵入民宅”。这句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具有法律效力,牛菊花等人目中无人、目无国法、气焰嚣涨回敬道:“非法侵入民宅、就是等你去告呢,我等着你”。他们非但不听,反将我母亲踢出好远,致使我母亲尿血数日(腰椎压缩性骨折),身体上和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法律都不起作用,那还有恰当必要限度可言!!!。五个人打我一个人怎么不说打人超过必要限度呢?

  (2)力量对比悬殊:
  牛忠国、牛重祥等五人对我一人进行行凶,我的家人也无法阻止他们对我的伤害,较为缓和的手段已不能阻止他们对我的伤害,再则本人不是炼武之人,赤手空拳不能阻止他们五人对我的伤害。
  牛母付东云进门就喊:“打…打死他个鬼孙”可见现场混乱,严重危及人身安全, 这是正常人都能遇见到的暴力犯罪,他们也没有任何权利对我进行伤害,我也没有必须受伤害的权利,而法律赋予了公民正当防卫的权力
  (3)他们的行为超越了《宪法》和法律是违法犯罪,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承但过错责任。
  以上可以看出正当防卫行为应当与不法侵害行为强度相适应的防卫方法均已实施,均不能阻止他们对我及家人的伤害,再则伤害的工具不是有意挑选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知公安、检察院、法院能否明确一个比运用法律武器更为恰当的防卫方法?使广大的守法公民具有一个真正能够仿效的案例

  六:民事赔偿不公平,
  原告的医疗费判我全部赔偿,而他们损坏我的财物,法院是一概不考虑,与“公平、公正,严肃执法”不附。
  玻璃、铁锅所致伤口均为锐器伤口,怎么能判定是我所伤?物证在哪?物证经过司法鉴定才能做为证据,也就是说没有证物证明是我伤害他们的,现场到处都是玻璃、铁锅、碎玻璃瓶、碎瓷碗这些都是形成锐器伤口的证据,怎么能证明是我伤他们的呢??

  七:过错责任原则: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故意侵犯人身权罪,这些过错也应当负法律责任的,否则我也可以效仿的,到时也是过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的。

  《民法通則第106条第二款規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过错责任原则,是以过错作为价值判断标准,判断行为人对其造成的损害应否承担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一般的侵害人身权案件,应有主观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主观上的过错是损害赔偿责任构成的基本要件之一,缺少这一要件,即使加害人造成了损害事实,并且加害人行为与损害结之间有因果关系也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受害人具有故意或重大过失而加害人无过错的,加害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对受害人的过错造成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选自最高人民检察院 杨立新 著《人身权法论》

  八:使用法律错误

  《刑法》第57条规定“对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本案中我请他们离开我的房间这一情节检察院、法院没有认定,因此,公民的人身权、健康权,住宅安全权遭到侵犯和剥夺。案发后,我们积极主动的为他们出钱、为他们治疗,也没有得到法院的认定。
  我的行为对社会并没有危害,相反却是维护了法律的尊严。而法院的判决却违背了《宪法》、《刑法》、《刑诉法》保护人民打击犯罪的宗旨,完全就是在纵容犯罪。

  在本案中,因为牛菊花、牛重祥、付东云、牛忠国五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并对代进行人身攻击,代智明使用法律武器进行正当防卫未能奏效的情况下,代智明使用更有效的防卫武器合情合理合法,所以牛菊花等人应当对后果进行负责。

  从判决书可以看出他们的犯罪却是认定为“过错”不了了知,对民事部分没有按照公平的过错责任原则进行审理,我却因正当防卫成为了社会的“罪人”,这些损失理应由他们来赔偿。

  综上所述: 牛菊花、牛忠国、牛重祥、付东云等人的犯罪,没有受到邯郸市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的起诉和定罪,致使他们的犯罪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继续危害社会治安。

  事实经过

  1995年10月20日下午7时许,我正在家中为朋友修理一台录音机,我未满4岁的女儿旭青和我的侄子代伟(不满两岁)发生矛盾,二个小孩打闹。牛桂风以其儿子吃亏为由闯进我的房间责骂我女儿,我妻子一再向牛桂风解释“小孩家,以后多看管好孩子,大人为此生气合不来”,谁知牛桂风把气杀在我妻子身上,趁我妻不防,抓住我妻头发就打,我见势赶忙去阻止,牛桂风又将我大吵大骂,后被邻居劝阻。

  事后约十几分钟,牛桂风纠集其家人牛忠国、牛重祥、付东云、牛菊花等人气势汹汹破门而入,我父母(与我同住)忙上前阻拦,向他们几个说理,牛忠国等人态度蛮横、语言生硬带有威吓性:“走,出去试试!”、“不跟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接着牛桂风用手中的皮鞋狠狠照我砸来,两次都砸在我身上,我没有还手,牛桂风又用被子向我砸来,我依旧不动,其哥牛忠国在一旁助威,牛菊花抬腿踢我,没踢中,把我家的玻璃钢茶几踢得粉碎,饭、菜、碗弄得满屋狼藉,我还是不动手,牛忠国唆使牛贵风继续打我,此时,我冷静地对他们几个说:“你们出去,否则,我告你们非法侵入民宅”。我真想立即报警,因未装电话不得不忍受一切,牛忠国等人目中无人、目无国法、气焰嚣涨回敬道:“非法侵入民宅、就是等你去告呢,我等着你”。接着牛重祥(牛桂风的父亲)拿两块砖闯入我屋照我砸来,一块不料砸在柜子上,砸个洞,一块砸在我胸口,至今有伤痕,此时,他们几个一齐向我扑来,有的撕头发,有的拧胳膊,有的搂腰,拳打脚踢,我无回天之力,任凭他们乱打,我母亲见此跪在地上向他们求饶,他们非但不听,反将我母亲踢出好远,致使我母亲尿血数日(腰椎压缩性骨折),身体上和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

  他们边打边骂,付东云(牛桂风之母)也来参战,进屋把我家暖水瓶摔碎,说:“打,狠狠地打,打死他个鬼孙”,可见,其目的十分明确,是致我于死地。当时我已是头昏目眩、脑子发胀,我极力挣扎无济于事后依着桌子努力站立起来,就势在桌上拿起一把菜刀(当时认为不是)在手中晃了晃,牛桂风等混乱中都争抢着夺我的刀,我护的紧,在这种情况下,相持了几分钟,牛桂风等人的伤情是在夺刀过程中自伤的,我根本没砍他们。假设是我给他们致成伤,那也实属于正当防卫,我不应负任何责任。

  1995年12月26日,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公安分局对我伤害一案提请批捕,我以充分的证据(其中视听资料)清楚的事实表明“我无罪”。峰峰矿区人民检察院有关执法人员(朱俊梅、王新光、柴顺良)也以充分的证据、事实证明(由一盘录音带避免一起错案引发的思考,《法制日报》1998年1月24日第六版,《邯郸日报》法制周刊1998年5月27日第七版)我实属正当防卫。我是《宪法》的捍卫者,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证人张新顺身为联防队员为本案出据了两份意义不同的证词,没有到过案发现场,法院依然采纳,在法律上是无效的证据。<证据不足>。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检察院做出决定没有逮捕必要,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没有放人糊里糊涂提起公诉,峰峰矿区人民法院枉法做出判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又维持了原判,重要关键的证据他们均未采纳。

  综上,牛桂风等人以区区小孩打闹之事,纠集数人闯入我家寻衅滋事,伤害我们家人身体健康、毁坏我家大量财物、给我们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实施正当防卫,一切责任应由他们自己承担,况且牛菊花等人气焰嚣涨、情节恶劣、性质严重,在社会上影响极坏,理应受法律制裁,。

  为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尊严,保护公民权利不受侵犯和剥夺,依法支持公民通过正当防卫同犯罪行为作斗争,保护见义勇为,弘扬社会正气。

  故此,特提出申诉。

  注:现场录音证据
  百度 《代智明正当防卫》



  此致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代智明 电话:13930034279
  2019年5月


本文出自:[db:本文出自:]
来源链接:[db:来源地址:]
内容上传:系统采集
内容纠错:(9:00--17:30) 客服 
转载请注明出自:曝光网>> 代智明正当防卫冤案致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申请书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曝光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自:曝光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内容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本文标题:代智明正当防卫冤案致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申请书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黑龙江绥化青冈县拦截进京申诉举.. 下一篇关注匡振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